太常引·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

作者: 宋代    辛棄疾


一輪秋影轉金波。飛鏡又重磨。把酒問姮娥。被白發、欺人奈何。
乘風好去,長空萬里,直下看山河。斫去桂婆娑。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

yī lún qiū yǐng zhuǎn jīn bō 。fēi jìng yòu zhòng mó 。bǎ jiǔ wèn héng é 。bèi bái fā 、qī rén nài hé 。 一輪秋影轉金波。飛鏡又重磨。把酒問姮娥。被白發、欺人奈何。
chéng fēng hǎo qù ,zhǎng kōng wàn lǐ ,zhí xià kàn shān hé 。zhuó qù guì pó suō 。rén dào shì 、qīng guāng gèng duō 。乘風好去,長空萬里,直下看山河。斫去桂婆娑。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

提示:拼音為程序生成,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準確。

太常引·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作者: 辛棄疾

簡介 詩詞 辛棄疾

辛棄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原字坦夫,后改字幼安,中年后別號稼軒,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(今山東省濟南市歷城區)人。南宋官員、將領、文學家,豪放派詞人,有“詞中之龍”之稱。與蘇軾合稱“蘇辛”,與李清照并稱“濟南二安”。辛棄疾出生時,中原已為金兵所占。21歲參加抗金義軍,不久歸南宋。歷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東安撫使等職。一生力主抗金。曾上《美芹十論》與《九議》,條陳戰守之策。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,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,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;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。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詞,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。由于辛棄疾的抗金主張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,后被彈劾落職,退隱江西帶湖。

太常引·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譯文

一輪秋影轉金波,飛鏡又重磨。把酒問姮娥:被白發、欺人奈何?
一輪緩緩移動的秋月灑下萬里金波,就像那剛磨亮的銅鏡又飛上了天廓。我舉起酒杯問那月中的嫦娥:怎么辦呢?白發日增,好像故意欺負我。

乘風好去,長空萬里,直下看山河。斫去桂婆娑,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
我要乘風飛上萬里長空,俯視祖國的大好山河。還要砍去月中搖曳的桂樹枝柯,人們說,這將使月亮灑下人間的光輝更多。

1、楊 忠 辛棄疾詞選譯 成都 :巴蜀書社 ,1991 :17-19

太常引·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注釋

一輪秋影轉金波,飛鏡又重磨。
把酒問姮(héng)娥:被白發、欺人奈何?
金波:形容月光浮動,因亦指月光。
飛鏡:飛天之明鏡,指月亮。
姮娥:即嫦娥,傳說中的月中仙女。

乘風好去,長空萬里,直下看山河。
(zhuó)去桂婆娑(suō),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

斫:砍。
桂:桂樹。
婆娑:樹影搖曳的樣子。

1、楊 忠 辛棄疾詞選譯 成都 :巴蜀書社 ,1991 :17-19

太常引·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賞析

一輪秋影轉金波,飛鏡又重磨。把酒問姮娥:被白發、欺人奈何?
乘風好去,長空萬里,直下看山河。斫去桂婆娑,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

  眾所周知,辛棄疾是宋代豪放派詞作家的杰出代表。他的這首《太常引》,運用浪漫主義的藝術手法,通過古代的神話傳說,強烈地表達了自己反對妥協投降、立志收復中原失土的政治理想。從這首詞的內容看,此詞可能是公元1174年(宋孝宗淳熙元年),作者在建康(今江蘇南京)任江東安扶司參議官任上所作。這時作者南歸已整整十二年了。為了收復中原,作者曾多次上書,力主抗金,收復中原。但他的建議根本不被人理睬,在陰暗的政治環境中,詞人只能以詩詞來抒發自己的心愿。

  這首詞的上片,詞人巧妙地運用神話傳說構成一種超現實的藝術境界,以寄托自己的理想與情懷?!耙惠喦镉稗D金波。飛鏡又重磨。把酒問姮娥:被白發欺人奈何?”作者在中秋之夜,對月抒懷,很自然地想到與月有關的神話傳說:吃了不死之藥飛入月宮的嫦娥,以及月中高五百丈的桂樹。詞人運用這兩則有關月亮的神話傳說,借以表達自己的政治理想和陰暗的政治現實的矛盾。辛棄疾一生以恢復中原為己任,但殘酷的現實使他的理想不能實現。想到功業無成、白發已多,作者怎能不對著皎潔的月光,迸發出摧心裂肝的一問:“被白發欺人奈何?”這一句有力地展示了英雄懷才不遇的內心矛盾。

  詞的下片,作者又運用想象的翅膀,直入月宮,并幻想砍去遮住月光的桂樹。想象更加離奇,更加遠離塵世,但卻更直接、強烈地表現了詞人的現實理想與為實現理想的堅強意志,更鮮明地揭示了詞的主旨。

  作者這里所說的擋住月光的“桂婆娑”,實際是指帶給人民黑暗的婆娑桂影,它不僅包括南宋朝廷內外的投降勢力,也包括了金人的勢力。因為由被金人統治下的北方南歸的辛棄疾,不可能不深切地懷想被金人統治、壓迫的家鄉人民。進一步說,這首詞還可以理想為一種更廣泛的象征意義,即掃蕩黑暗,把光明帶給人間。這一巨大的意義,是詞人利用神話材料,借助于想象和邏輯推斷所塑造的形象來實現的。

  總之,辛棄疾的這首詞,無論是從它的藝術境界,還是從它的氣象和風格看,他都與運用神話傳說的浪漫主義手法有著密切的聯系。作者通過超現實的藝術境界,來解決現實的苦悶與實現理想的浪漫主義手法的特點,是一首富于濃厚浪漫主義色彩的優秀詞章。

1、邱俊鵬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(南宋·遼·金) 上海 :上海辭書出版社 ,1988 :1579-1581

相關推薦

  • 辛棄疾
  • 宋詞三百首
  • 秋天
  • 中秋節
  • 太常引
国产精品你懂的|欧美成本人视频免费播放|国产推特福利姬在线视频播放|国产交换配乱婬视频